下午察:张姗姗与她的核酸帝国

文 | 察客  2022-11-30

这两天,一名叫张姗姗的女子火遍中国全网。引起网民议论的,是张姗姗旗下的核酸帝国,及这个帝国背后盘根交错的官商利益链。

话说张姗姗一开始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是因为甘肃省省会兰州近日发出的一则“核酸检测错误”通报。

兰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11月25日通报,当局在根据核酸检测结果转运阳性感染者时,发现有个别待转运群众的健康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事后调查发现,承包兰州核酸检测业务的机构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以下称“兰州华曦”)工作人员误将个别异常人员名单录入阴性人员信息包后上传健康码。

兰州市民去年10月在接受核酸检测。(路透社)

通报发布后,兰州华曦这家公司引起了中国网民关注。根据公开信息,兰州华曦成立于今年8月8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人民币,下同,191万5400新元),由深圳市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核子基因”)全资控股。

张姗姗与核子基因

有网民质疑,兰州华曦刚成立三个月,是如何接到兰州的核酸业务?更匪夷所思的是,该公司监事张姗姗,也同时在中国另外34家核酸检测公司担任监事,而且这些公司遍布广东、上海、北京、天津、福建、安徽等多个省市,可说几乎全中国的核酸检测都与她有关系。

中国网民整理出张姗姗与35家核酸检测公司的关系图。(微博)

若再进一步追溯,这些公司最终都指向同一家母公司——核子基因。天眼查App显示,核子基因成立于2012年4月,总部设于深圳,法定代表人为张核子,注册资本为3707万元。核子基因原本主营基因检测业务,从2020年2月起,核子基因先后为济南、深圳等地提供核酸检测服务。

图为深圳核子基因总部。(互联网)

得益于中国的“动态清零”防疫方针推动了核酸检测需求,核子基因近两年来快速扩张,在中国各地成立多家实验室。尤其在近半年内,核子基因就成立了10多家实验室,包括6月在广西南宁、8月在甘肃兰州、9月在北京和安徽合肥、10月在福建泉州、厦门、辽宁大连等地成立了八家、11月在青海西宁。截至目前,核子基因已成立37家从事核酸检测业务的公司。

有网民戏称:“她(张姗姗)的公司在哪里,哪里就会发生疫情,接着就会全员核酸。”

有关张姗姗和核子基因的信息条,星期一(11月28日)晚登上微博热搜榜榜首;截至星期二,阅读量总计已多达10多亿。

屡次出事屡次中标

中国网民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主要是因为核子基因提供的服务品质,与它迅速扩张的业务并不匹配,核子基因旗下的检测实验室并不是首次出具错误的核酸检测结果,它还曾因为涉嫌谎报检测结果而惹上官司。
河北省邢台市卫健委2021年1月7日曾通报隆尧县的核酸检测结果谎报事件,当时承担该县检测任务的正是核子基因旗下的济南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下称“济南华曦”)。

事后,济南华曦被下令暂停营业,隆尧县卫健局也在2021年10月以“服务合同纠纷”为由将济南华曦告上法庭。

而这还不是济南华曦第一次出事。早在2020年,济南华曦就曾因未将感染性医疗废物置于专用包装物内,被警告和罚款。

图为北京医护人员星期天(11月27日)在进行核酸检测工作后整理医疗废物。(路透社)

据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梳理,自2020年起,核子基因旗下检测公司被卫生机构通报违规达10次,违规内容包括“谎报检测结果”“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开展核酸采样工作”“核酸检测报告审核人与实际审核人不符”等。

吊诡的是,这样的记录并未阻碍核子基因继续扩大其商业版图。据南方网报道,在河北省闹出谎报事件后,济南华曦同年8月标得山东大学的核酸检测项目,为大学教职工、医务员工、学生进行核酸检测,中标价为13万8000元;去年10月、今年1月、7月济南华曦又三次得标该校检测项目。

南方网拿到的一份核子基因加盟资料显示,从2020年3月到9月,该公司核酸检测业务营业额达到4.5亿元,超过100位合作代理商获得的利润达100万元以上。单单在今年,核子基因就成立了14家核酸检测公司。

屡次出事,却没被监管机构调查、要求整改,商业版图还越做越大,不少中国网民因此质疑,这背后是否存在检测企业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输送,借疫情大肆渔利。他们还质疑,如果这些企业为了利益,刻意通报假阳性,营造出疫情很严重的假象,那中国疫情还会有结束的一天吗?“把下雨的权力交给卖雨伞的人,雨还会停吗?”

一名中国网民写下短诗讽刺中国的核酸检测乱象。(微博)

在这样的背景下,张姗姗又是核子基因旗下多家核酸检测公司的监事,自然成为舆论的焦点。

《人民日报》星期二(11月29日)就核酸检测乱象发表评论文章称,核酸检测结果是中国决定疫情防控措施最直接、最基础、最关键的科学依据。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一批第三方核酸检测公司应运而生,在为疫情防控提供检测支撑的同时,此起彼伏的核酸检测也乱象丛生。

文章列举了去年1月至今年11月期间发生的多起核酸造假案件,批评这些案件不仅增加疫情防控的阻力和难度,也严重消减了核酸检测在公众心中的公信力。文章强调,“核酸检测乱象社会公众反映强烈,已经到了非重典不能止乱的时候了!”

上述评论文章星期二下午已无法搜索到。

核子基因或张姗姗本人截至星期二并未出面回应。核子基因公司总部所在的深圳市南山区卫生健康局人员则回应媒体称,当地政府对核酸检测实验室的监管非常严格,24小时有专员驻点进行全流程的监督。一旦发现问题,会立即要求整改。

不过,中国网民仍认为,单有监督不足以解决问题,官方不仅应该关闭核子基因,还应设立国有企业主导核酸检测产业,并由国家直接监督管理。

张姗姗、张核子和张蕴钰

核酸检测企业监管的话题引发热议后,各种传言也随之而生。其中,11月28日流传的一张网络爆料截图,指张核子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卫戍区原装备部部长张旅天之子、中国第一任核司令张蕴钰将军之孙;张姗姗为张核子之女。也就是说,张姗姗和张核子都是将军后人。

不过,张旅天28日已即时出面辟谣,指上述说法是“假消息”,并称自己已报警,同时也寻求向中国网信办反映,以处理网络谣言。

事实上,也没有证据证明张姗姗和张核子是父女关系。

北京市民星期二在排队等待进行核酸检测。(彭博社)

近三年来,核酸检测已近乎成了中国民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为了实现冠病“清零”,中国官方透过大规模和频繁的核酸检测与封城来遏制疫情扩散。在疫情暴发初期,这一方法取得了成功,但随着冠病病毒持续变种,病毒致病能力虽然逐渐减弱,传播能力却大大增强,透过检测和封城来压制疫情已难以见效,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已开放防控措施,让社会与经济复常,只有中国仍在坚持“清零”。

中国不少民众目前已进入一种防疫疲劳阶段:对看不见尽头的核酸检测和社区封控越来越感不耐烦、甚至厌恶,并开始质疑严格防疫的正当性和科学性。

在中国官方的宣传下,核酸检测的目的是为了找出感染者进行隔离、保护整体社区健康,不让冠病影响人们的正常生活。现实却同时存在另外一面:核酸检测变成一门大生意,相关公司不管业务水平如何,赚取暴利,越开越多。地方财政由于越来越吃紧,有者一度要求民众自费检测,也就是说,官家的钱刮完了,轮到民众贡献。

这次广受质疑的“垄断式”核酸企业,以及有关的红色背景谣言,反映的更多是许多中国民众已厌倦了自己被当成韭菜收割的心情。

来源:https://www.zaobao.com/realtime/china/story20221129-1338549

    友情提示:
      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一定代表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勿作为投资建议或行动指南。
      如本文涉及作品内容、图片、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